首頁 > 汽車 > 車界動態

頻繁換將背后 廣汽裂變生困

admin 車界動態 2019-08-17 12:00:30 行業   產業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熱點資訊是為廣大網友提供最受關注的新聞,娛樂,體育,財經,旅游,文化,節日,語錄,風水等 熱點信息的綜合資訊網站。

  來自幫寧工作室(gbngzs)的報道 作者:姜鵬

  最近,廣汽集團跟“三”結緣了。

  首先是三個子板塊“一把手”在短短一年內相繼調整。繼去年8月廣汽三菱原執行副總經理張躍賽調任與今年4月廣汽菲克原總裁鄭杰離任后,2019年7月最后一天,隨著一份涉及廣汽集團多人崗位變動的名單流出,郁俊也從廣汽乘用車調離。

  巧合的是,也是在三年前左右,張躍賽、郁俊和鄭杰先后進行新職務認領,執掌各自細分板塊。

  更有意思的是,也是在三年前,在成長裂變的廣汽傳祺、廣汽菲克與廣汽三菱支撐下,形勢一片明朗的廣汽集團正有力擺脫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兩條腿走路,勾勒著自主、日系、美系全面發展的大格局。

  是的,作為三支生力軍,廣汽傳祺、廣汽菲克與廣汽三菱代表廣汽集團新希望,決定廣汽集團能否真正枝繁葉茂,開花結果,打破原有邊界。

  但這一波有些頻繁的換將卻把我們拉回現實。

  很難規避三家企業目前業績表現。

  時下,廣汽傳祺不復往日之勇,調轉直下;廣汽菲克受挫嚴重,在低迷中找不到方向;廣汽三菱正與負增長做斗爭——盡管廣汽豐田與廣汽本田正當時,廣汽新能源用速度展示精進,但兩級分化下顯然不是期待的廣汽集團。

  顯然,廣汽集團裂變生困。

  “除了新能源有驚喜外,感覺又回到依賴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時代。”目睹三支生力軍的困境,一位不具名的廣汽集團內部人士如是評價,“三年前他們是新生力量,士氣足,雖然現在規模大了,但機會已經丟了很多,突破難度顯然更大。”

  所以,如果選擇權交給你,你會給這幾年的廣汽集團打多少分?

  01。

  鮮明分化

  倘若記憶沒有出錯,三年前是廣汽集團新時代開啟的日子,百廢俱興。

  除了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穩健壓艙外,廣汽傳祺正以高速度、高質量運轉,風頭正勁;廣汽三菱帶來新勁炫和歐藍德,在SUV領域露出鋒芒;而廣汽菲克也沉醉在自由光與指南者的美好歲月里。

  那也是一個人來人往的時代。

  2016年6月,郁俊從廣汽本田迅速調任廣汽乘用車出任總經理,而一手主導傳祺品牌發展的吳松出任廣汽集團副總經理,離開貢獻近10年廣汽乘用車一線,包括廣汽乘用車原副總經理肖勇等人的工作地點也從番禺區633號變為龍瀛路36號,轉戰新能源事業。

  更早時候的3月,張躍賽正式擔任廣汽三菱執行副總經理;鄭杰也在2017年的1月認領菲克集團中國區首席運營官(COO)新職務,強化對廣汽菲克管理。

  這些新生力量綻放在枝頭,代表著廣汽集團裂變延伸的希望。

  2016年底,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再次厘清“十三五”發展目標。按照規劃,到2020年,廣汽集團產銷目標要突破300萬輛,年均銷量要實現兩位數的增長,營收力爭達到4000億元,希冀自主品牌高速成長與合資公司進一步做大,國內和國外市場能夯實與突破。

  其中,廣汽自主品牌要求實現產銷100萬輛的目標,日系、歐美兩個合資業務板塊聯袂沖擊200萬輛。

  那時候,汽車市場還沒經歷寒潮洗禮,SUV繼續高速步伐。大環境與小氣候雙向利好下,強周期下的廣汽集團逸興遄飛,躊躇滿志,鋪陳出一個讓人憧憬的未來。

  當然,廣汽傳祺、廣汽菲克與廣汽三菱這三支生力軍無疑決定著廣汽集團事業開花散葉,實現戰略性突破的支柱,也是追擊北汽集團、中國一汽的倚重,尤其是廣汽傳祺更是代表著嶺南人務實、勤奮和拼搏的成果。

  但在2019年的夏天,故事截然不同。

  2019年上半年,廣汽三菱同比下滑達16.1%,為6.3萬輛;廣汽菲克更是游離在主流之外,完全沒有狀態,累計銷量為3.6萬輛,接近腰斬。

  期待最高的廣汽傳祺動蕩不安,上半年累計銷量為18.7萬輛,同比下滑30.2%,如果剔除新能源部分,這一降幅將擴至32.2%,均落后大盤。

  現實面前,難免人來又人往,于是也有了三位主帥換人舉動。

  但三支生力軍的退守已經讓廣汽集團陷入麻煩,有些跌跌撞撞。今年1到6月,廣汽集團累計銷量為99.96萬輛,同比下滑1.69%,盡管跑贏大盤,但與年初所訂“努力挑戰汽車銷量同比增長8%以上目標”漸行漸遠。

  今年一季度,廣汽集團營業收入為142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91億元下滑25.74%,其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7.7億元,同比下跌28.4%。

  就在三支生力軍遇困、廣汽新能源支撐不足下,廣汽集團再次依賴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后兩者正在以飄紅數據攻城拔塞,與三支生力軍表現大相徑庭。

  不可避免,廣汽集團陷入兩級分化的境遇。

  上述內部人士認為,雖然憑借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護盤,保證大盤不會失守,但已經很難掩蓋在其他板塊上的失落,“這是結構性、戰略性的問題,即使新能源板塊加持,但實際表明廣汽集團依然沒有走出‘兩田’格局。”

  他進一步表示,與之前相比,現在的競爭更激烈了,而三支生力軍這一輪出的牌也沒太多成效,整體士氣不足,“可想而知,未來突破更難了。”

  這樣的走向顯然不是幾年前期待的模樣,當然也不是所有故事章節。

  02。

  如何再裂變?

  沒有人能抵御時代洪流,在不確定的氣息里,廣汽集團從2016年底就確定圍繞“一個中心、兩個不動搖、三個轉變”的主線,即以質量、效益為中心,促進集團健康、持續、較快發展;堅持合資合作不動搖、堅持自主創新不動搖。

  而為此,這三年,廣汽集團亦不斷翻涌,變化不斷。

  人事制度與組織機構調整似乎從未在廣汽集團停歇。

  早在2017年,為強化董事會、經營層的職責和分工,提高公司運營質量和效益,廣汽集團董事會成員由15人減為11名,并不再設副董事長;2018年12月,為構建更靈活的選人用人機制,廣汽集團逐步實施公司職業經理人方案。

  時間切換至今年4月,廣汽集團發布了《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減持股份計劃公告》,要求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曾慶洪、馮興亞、吳松等8位集團高層減持公司股份。

  為強化集中管理,廣汽集團還成立多個新部門。2019年7月,廣汽集團進行組織機構變革,新設整車事業本部、零部件事業本部、商貿事業本部三個事業本部和金融業務本部、數據信息本部,并對原有部分機構設置及職能作了調整與優化。

  其中,頗為重要的整車事業本部將管理協調廣汽研究院、廣汽乘用車、廣汽新能源,強化自主品牌研產銷一體化經營和溝通協調效率。

  外延擴張還在繼續。這幾年,廣汽集團先后與騰訊、華為、騰訊、中國移動、電裝、滴滴等達成戰略合作,在對外開放中向移動出行商轉型;它們牽手蔚來汽車成立新能源合資公司;以傳祺品牌為軸,它們提速國際化戰略。

  來來往往之間,是行色匆匆的人員大規模調整步伐。

  這幾年,除了廣汽豐田、廣汽本田稍顯平靜外,包括廣汽零部件、廣汽商貿、廣汽匯理、大圣科技、廣汽傳祺、廣汽菲克以及集團總部中高管迎來多次換防與職務變動,甚至存在同一職位多次換人舉動。

  事實上,僅在幫寧工作室的記載里,涉及多人多崗位的中高管換防就多達三次(2019年7月、2018年8月與2016年6月)

  “換人速度與頻次相對突出了點。”一位長期接近廣汽集團的業內人士表示,“頻繁的調整讓外界對廣汽集團感覺有些錯亂。”

  與這種不解同時傳遞出來的還有真真假假、時斷時續的內部紛爭問題。

  嚴峻的是,這些困惱正與鋪面而來的低增長正面沖擊。

  當三支生力軍遇阻,面對夜涼如水的車市,廣汽集團真的已經調整好步伐,去沖擊2020年300萬輛的目標了嗎?

  我們來看現實考驗。

  在支柱傳祺GS4、旗艦GS8不斷退守與GA4一擊不中下,權重最高的廣汽傳祺該如何迅速走出換防震蕩期,重新挖掘破局點?

  這些難題已隨著傳祺GA6臨近上市加速到來。

  與此同時,它又該如何與剛剛成立的整車事業部相協同,避免掉入職權不明、多頭管理的漩渦里?這樣焦慮已在廣汽新能源之間蔓延。

  還有裹足不前的廣汽菲克,它還能否重整旗鼓,在單腿行走中能否借助一體化運營破除結構性難題?這樣的不安或許也送給廣汽三菱。

  別以為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高枕無憂。這是誰都知道不能出錯的板塊,是廣汽集團事業長青的基石,卻也被賦予更重的任務。

  按照曾慶洪的說法,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要在未來十年內實現銷量翻番,各自搭建150萬輛的盤子。

  但對向來習慣穩健發展、不以速度增長見長的廣汽本田與廣汽豐田而言,它們又該如何切換節奏,覓見市場間隙,這些訴求在低氣壓的大環境、其他板塊發展遇阻下更為緊迫。

  所以,廣汽集團又該如何開啟下一個三年,實現裂變?

  當幫寧工作室將上述多個疑惑拋給廣汽集團時,集團公關部選擇拒絕回答,沉默以對。

(責編:李曉紅)

熱點資訊所有文章均來源于網絡,如果有侵犯到他人權益的文章,請您聯系我們,我們一定 立即刪除,如果您覺得熱點資訊的文章還不錯,有需要轉載的,也請您在轉載時注明出處,謝 謝合作!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本文地址:http://www.aigenwang.com/cars/dt/10964.html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熱點資訊

http://www.aigenwang.com/

統計代碼 | 京ICP1234567-2號

Powered By 熱點資訊

彩票驿站 民丰县 | 盐津县 | 新建县 | 陵川县 | 美姑县 | 武宣县 | 留坝县 | 永清县 | 宿州市 | 全椒县 | 磐石市 | 赣榆县 | 肇源县 | 启东市 | 军事 | 赣州市 | 额济纳旗 | 临朐县 | 汉川市 | 涪陵区 | 广平县 | 宜城市 | 库尔勒市 | 涞源县 | 金溪县 | 汉寿县 | 四川省 | 镇康县 | 弥勒县 | 青神县 | 永兴县 | 石门县 | 东阳市 | 神池县 | 松潘县 | 新郑市 | 怀柔区 | 元谋县 | 霍林郭勒市 | 肥乡县 | 烟台市 | 改则县 | 元阳县 | 元江 | 龙山县 | 桑日县 | 西畴县 | 攀枝花市 | 阜新市 | 右玉县 | 当雄县 | 商水县 | 榆社县 | 宜州市 | 乐东 | 卢龙县 | 浠水县 | 屏东县 | 卢龙县 | 阜阳市 | 安仁县 | 延川县 | 盐边县 | 永仁县 | 西充县 | 竹山县 | 抚宁县 | 和静县 | 陆河县 | 仁寿县 | 长子县 | 茂名市 | 大化 | 丹凤县 | 涿鹿县 | 烟台市 | 蓬莱市 | 宜宾市 | 团风县 | 盈江县 | 合山市 | 陆川县 | 依兰县 | 赤峰市 | 易门县 | 韶关市 | 巍山 | 固安县 | 宁乡县 | 化德县 | 长泰县 | 鲁甸县 | 东乌 | 拉孜县 | 英吉沙县 | 谢通门县 | 溆浦县 | 广南县 | 登封市 | 胶南市 | 阿尔山市 | 天峻县 | 铜梁县 | 镇江市 | 浪卡子县 | 五寨县 | 资溪县 | SHOW | 陇西县 | 鄢陵县 | 上思县 | 舟曲县 | 区。 | 申扎县 | 永昌县 | 杭锦后旗 | 巩留县 | 澄城县 | 马鞍山市 | 黔东 | 崇明县 | 博野县 | 阳谷县 | 清涧县 | 平陆县 | 高青县 | 恩平市 | 太仆寺旗 | 鄂尔多斯市 | 高要市 | 长宁县 | 靖远县 | 嘉义县 | 阿克 | 磐安县 | 大洼县 | 苗栗市 | 榕江县 | 霍邱县 | 灵寿县 | 湘潭县 | 丰宁 | 中卫市 | 安阳县 | 恭城 | 专栏 | 堆龙德庆县 | 德安县 | 鹤峰县 | 义马市 | 应城市 | 尼玛县 | 南江县 | 望谟县 | 宁德市 | 蚌埠市 | 霍林郭勒市 | 邯郸县 | 桂阳县 | 通州市 | 白朗县 | 安庆市 | 垦利县 | 武功县 | 二手房 | 东光县 | 长白 | 广汉市 | 宾川县 | 敦煌市 | 韶关市 | 全南县 | 博野县 | 富平县 | 凤台县 | 依兰县 | 静宁县 | 固始县 | 昌都县 | 长子县 | 高安市 | 新津县 | 渝北区 | 基隆市 | 恭城 | 永昌县 | 宕昌县 | 洛浦县 | 志丹县 | 大邑县 | 吉林省 | 东丽区 | 中方县 | 孙吴县 | 电白县 | 武邑县 | 泗水县 | 岳普湖县 | 曲阳县 | 鹤壁市 | 万盛区 | 玉溪市 | 织金县 | 曲麻莱县 | 皋兰县 | 长春市 | 华宁县 | 宁明县 | 宝应县 | 手游 | 含山县 | 岢岚县 | 商城县 | 南开区 | 青浦区 | 黎平县 | 景东 | 吉林市 | 舟山市 | 襄樊市 | 炎陵县 | 永顺县 | 淮北市 | 余干县 | 建平县 | 探索 | 福建省 | 吴桥县 | 会泽县 | 五莲县 | 西和县 | 襄樊市 | 永靖县 | 庆元县 | 谷城县 | 塔城市 | 寿阳县 | 明溪县 | 蚌埠市 | 永春县 | 义马市 | 万山特区 | 凭祥市 | 耒阳市 | 宜丰县 | 明水县 | 乐至县 | 兖州市 | 遵化市 | 安陆市 | 田林县 |